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兰台说史•女生也校园暴力?柔弱表象背后的人类史
发布时间:2019-11-17        

  这两天,一起校园暴力事件传遍网络,根据视频,一位黑衣女生在高处让一绿衣女生站好,在随后的35秒内扇绿衣女生耳光共计14次。随后打人女生又对身旁另一短发女生进行脚踹、扇耳光等行为。视频中打人女生不断发出“牛皮呦”、“啥意思”等一些侮辱性语言。

  在视频拍摄时,有两位老人从旁经过,拍摄者对路人说:“婆婆,你们走快点,别把你们误伤了,这是学校里混社会的。”

  这件事被报道后,迅速引发了社会关注。如果视频中打人的是男子,人们可能会感叹视频中的年轻人缺乏管教,绝对不会引发如此大的社会反映。但是,偏偏视频中的打人者和被打者都是妹子,这就让人难以接受了,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女子一般是柔弱的应该受到保护的,而不应该是是凶狠的施暴者。以至于,很多人形成了一种思维习惯,那就是女人天生的性格就是柔弱的,但是事实真相真是如此吗?

  我们翻开历史书会惊讶地发现其实这种认知是完全错误的。就拿中国来说,虽然相比起欧洲来说极度稀缺女性领导人,但是除开武则天这种BUG一般的存在外,我们会发现各路女强人也一样不少。

  例如,北宋宣仁太后被称之为“女中尧舜”。在高后垂帘听政前,遵从“男主外,女主内”的封建道德伦理观,对政治采取的基本是“不干预”的态度,但是“不干预”的态度并不是指高后对政治从不问津,对于王安石新法,高后持反对态度。高后与其姨母曹后,曾经对神宗哭诉新法之不便,认为“安石乱天下”。

  而所谓“乱天下”事实是指王安石的新法激化了阶级矛盾,动荡不安的社会和农民起义的浪潮对宋王朝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在实施新法的时期内,各地仍陆续爆发了规模大小不同的农民起义事件。据统计,神宗统治十八年中,见于记载的大小起义有三十五次。

  为了减轻人民负担,缓和国内社会矛盾,稳定社会秩序,高后听政之初,罢京逻卒,罢开河役夫,罢造军器工匠废罢工之事,皆从中出。这些事情不论从地域上,还是从人数上影响都不大,但它们是高后垂帘听政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因此也就代表了新政施政的方针,它拉开了“更化”的序幕。

  元丰八年七月罢保甲法,十一月罢方田均税法,十二月罢市场法及保马法。接着又先后废除了免役法与将兵法。高后在垂帘一月以后,为废除新法,起用反变法派,开始以铁的手腕对官僚队伍进行大范围的调整。

  从元丰八年六月开始,以吕公著、司马光推荐的人选为基础,高后大量提拔这些在熙丰时期对新法持异议的官员,以组成一个新的官僚体系。他们都是一贯反对新法的官吏,元丰八年四月以后,很快占据了台谏、吏、户部长官等要职。这是高后为废除新法在人事上所做准备。这些官员在此后废罢新法的过程中均起了重要的作用。

  无论后人如何评价新法的废立,是否喜欢“女中尧舜”,都不得不承认她的手段完全不次于老辣的男性政客。

  如果说人民群众对于高高在上的女皇帝和太后之类的人物过于陌生的话,那么小说中的女子就非常地“接地气”了。

  在我国著名小说水浒传中就有这样一群剽悍的妹子。一般人的认知中封建时代的妇女一般都缺乏主体意识,她们被“三从四德”教化,心甘情愿作为男人的附属,梳妆打扮是“为悦己者容”。

  《水浒》中的女性就有所不同,如“天里地煞”中的三位--扈三娘、孙二娘、顾大嫂,从她们的绰号“一丈青”“母夜叉”、“母大虫”可以想象平日的强悍。事实也是如此,扈三娘不仅使色鬼“矮脚虎”王英甘心臣服于她,就连祝氏三杰中的最了不得的祝小官人(扈三娘的未婚夫)也是对她钦慕不已。

  《水浒》中对女性形象描写不是简单的叙述、介绍,而是通过许多的竞争场合,让她们的主体意识在激烈的竞争中突出出来。扈三娘是在宋江梁山部队攻打祝家庄中出场的,而对所向披靡的梁山好汉及祝、扈、李三家同盟军中的众多优秀人材,她毫无畏色,舞两口日月刀,施一条红绢套索,飞马上阵,生擒战将,超过了祝氏三杰和扑天鹏的战绩。上梁山后更是战功累累,事事不让须眉,成为梁山第一女将,矮脚虎则成了她的副将、压阵官。

  “母夜叉”孙二娘更比她的丈夫能干,主持店面,出主意,想办法,应付官府,接待朋友,救助难友,武松就是由于孙二娘的为之化装,才顺利躲过画影图形的捉拿。

  “母大虫”顾大嫂的表现则更为出色,为了从虎口解救落难亲友解珍、解宝,她力排众议,想方设法组织劫狱,并生先士卒,化装侦察,深人监狱与难友联系,里应外合取得成功。可以想见在家庭生活中,这些“母老虎”、“母夜叉”的主宰作用,主体意识的强化程度。

  考虑到《水浒传》成书于元末明初,正是一般人印象中的封建礼教大成之时,但这些女子的形象能深入人心。可见此时现实中的中国女子也并非很多人相信的那么的柔弱。

  从上述的例子可以看出,女性一旦有机会上位如高后,有《水浒》中的女将或者明末秦良玉那般本领,所表现出来的手腕之强硬或者说凶狠的程度是完全不亚于男人的。那么又是什么给了人们包括女性自身以“女人就该是天生柔弱”的错觉呢?

  答案出在体格上,上过基本生物课的人都知道,在人体发育之后男性的肌肉要比女性多了40%-60%。这种体格上的性别的分化甚至从南方古猿的时代就开始了--19世纪的古人类学家曾经将发现的多具南方古猿化石依照所呈现出的不同生物特性划分为南方古猿纤细种和南方古猿粗壮种,到了百多年之后才发现所谓两种南方古猿实际上就是雌雄两性古猿罢了。

  人类的始祖如斯,到了依靠体力吃饭的石器时代,女人想要保护自己就更需要被动地接受男人的庇佑。而考虑到古猿时代近千万年,而石器时代也长达百万年,这足以让人类进化为一种心理本能。

  但不要忘记,这千百万年的进化历程中,人类从事畜牧和农耕的时间不过万年,更多的时间里人类还担当着生态圈“能量金字塔”上另一个重要的角色:次顶级级掠食者--至少其在“能量金字塔”地位不会低于狼。人类和狼在生物圈里长期处于竞争的关系,这样导致了狼在后世人类的文学作品中常常扮演某些不光彩的角色,如狼外婆,中山狼之类。

  在很长的无法用文字记录的历史时间内,在生物圈的很多其他动物眼中,雌性的人类和母狼一样,都是足以致命的狠角色。正是这千百万年的狩猎与掠食生涯,将暴力的天性深深的“转录”到了所有两性人类的基因里。同为人科生物,比起其他如黑猩猩、猩猩之类的更多得依靠采集而非猎杀为生的物种来,人类的确更加有暴力的倾向。

  综合以上两点,不是雌性的人类天生应该柔弱矜持,而是漫长的时间形成的价值观念迫使她们在异性面前“扮演”这样一个表面柔弱,实际依然是强悍凶猛的次顶级级掠食生物角色。

  几千年来,中国女性的角色意识是温柔、善良、贤淑,直到今天,还有不少男性对女性的角色要求是“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种观念尤其在农村明显,越是落后地区,这种观念越是根深蒂固。文化水平相对较低的农村女性,却往往被束缚在家庭的角落,情感经历的挫折和长期封闭的生活状况很容易使她们形成自闭性格,人格变得扭曲,继而产生犯罪冲动。对女性自身来说,由于从小接受了这种角色期待,很多时候也这样塑造自我。

  到了现代社会中,随着社会竞争的加剧和大量女性加人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单纯的温柔、善良、贤淑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对女性角色的期待。女警察、女经理、女教师、女列车长、女飞行员等等,这些女性所具备的职业素质必须丝毫不亚于男性,甚至在某些素质方面还表现出优势。

  在这里笔者要说一句,如果女性不能根据环境很好地转变角色,就面临角色冲突或自我的角色混乱,甚至产生暴力行为。角色混乱给人带来的是焦虑、不安或烦躁。尤其是工作中不断取得成就的女强者,所取得的成就却不能得到家庭成员的理解和支持,在家中反而经常遭到抱怨;另外,当家中的某些方面不尽如人意时,更加重了女性的暴躁情绪。

  由于角色冲突和角色混乱,导致情绪的极度不稳定,可能导致女性暴力行为的发生。如一位女副市长,事业上飞黄腾达,但情感生活不稳定,引起了强烈的角色冲突,本想开枪了断她和丈夫的性命,六合本港台论坛,在开枪击毙丈夫后,想到孩子会忍受太多的生死离别的痛苦,又把孩子击毙,最后开枪自杀。

  最后,到了现代社会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应该以更加平等和现代化的思维去看待女性,而不是像过去那样让女人去“扮演”一个温柔贤淑的角色。